排列5开奖结果|排列五开奖号码

《十月》:邢繼和他的“華龍一號”

來源: 作者:系統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8年04月25日


  邢繼和他的“華龍一號”

  楊獻平

  1

  所謂核電,就是利用原子核內部蘊藏的能量產生電能。1951年8月,美國的原子能委員會在愛達荷州的一座鈉冷快中子增殖實驗堆上,進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核能發電實驗,并獲得成功,自此開啟了人類利用原子核發電的時代。

  世上的任何事物,都是具有相對性的。核電也不例外,一方面以較小的物體釋放出巨大的能量為人類利用,另一方面,核反應產生的的放射性又令人懷有巨大的擔憂。其實,這種福禍相依的狀態,大致也反映了大自然的本質與人類根深蒂固的矛盾。

  很久以來,對核電我就心有疑問,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樣。當然,對此類事情,還有些不情愿、甚至強烈的擔憂和恐懼。這里面的原因,一是2011年3月11日發生在日本福島的核事故后果至今仍在持續。在此之前,還有美國的三哩島核事故、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事故。這三起重大核事故,使得人類對于核能及其巨大的毀滅性的力量,有了深刻而又持久的驚悸與戒心。如果再加上1945年8月6日的廣島原子彈事件,就構成了全世界迄今為止對核武器和核污染最恐怖的記憶。二是作為一個和平主義和環保主義者,盡管很多時候,我對核武器與核電這兩者的概念及其應用實踐一頭霧水,并不知道怎么去參與和解釋,但也覺得,現如今,再沒有什么比環境,世界和人類擁有一個安全的生存發展空間更重要的事情了。

  帶著這些疑慮,我來到位于北京西三環的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秋天的北京,藍天流云,大地清朗。“華龍一號”總設計師邢繼接受了我的采訪。

  “華龍一號”,多次被李克強總理提及,名頭足夠響亮。但我覺得,作為“華龍一號”的總設計師,邢總給我的第一印象,與他從事的科技工作完全不相符。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他的儀態:儒雅、和藹而又沉靜。他的個子顯然要比他的家鄉——四川人群的普遍身高高出許多,甚至我這個北方人都矮他一頭。邢繼方臉,略有點顯瘦,頭發茂盛,但其間也落下了霜雪。坐下來,邢繼用一種溫和的眼神看著我和在座的其他人。

  一開口,邢繼就是標準的京腔。我暗自詫異。沒見到他之前,我按照經驗和想象,在科技工作當中“嘔心瀝血”多年的邢繼,要不就是因為常年趴桌子,腰背有些彎,口舌木訥的老學究;要么,就是說話極快、無暇向任何外行解釋他所洞曉與深諳的科技領域的任何問題的“大忙人”。

  邢繼說,你提問,我回答。我則說,邢總,我是來采訪您和您的“華龍一號”的。當然,還有您帶領的這個團隊,但最主要的是您和您的“華龍一號”。邢繼點點頭,還是一臉溫和的笑意。

  2

  邢總介紹說,核電站與火電站的發電過程類似,都是熱能—機械能—電能的能量轉換過程。它們的不同之處主要是熱源部分,也就是說,火電站是通過化石燃料在鍋爐設備中燃燒,進而產生熱量,而核電站則是通過核燃料鏈式裂變反應產生熱量。

  核電的主要燃料是鈾,英文名Uranium,由德國化學家馬丁·海因里希·克拉普羅特于1789年從瀝青鈾礦中分離出,就用1781年新發現的一個行星——天王星(Uranus)命名它為uranium,元素符號定為U。在自然界中鈾存在三種同位素,無疑它們都帶有放射性,擁有數億到數十億年的半衰期。此外還有12種人工同位素(鈾-226~鈾-240)。鈾化合物早期被用于瓷器著色。1841年,佩利戈特發現,克拉普羅特分離出的“鈾”,實際上是二氧化鈾。他用鉀還原四氯化鈾,成功地獲得了金屬鈾。1896年,有人發現了鈾的放射性衰變。1939年,德國化學家哈恩和斯特拉斯曼發現了鈾的核裂變現象。

  核電站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利用原子核裂變生產蒸汽的核島(包括反應堆裝置和一回路系統),另一部分是利用蒸汽發電的常規島(包括汽輪發電機系統)。核電廠使用的燃料一般是放射性重金屬鈾或钚。核燃料在一種叫做“反應堆”的裝置內發生裂變,產生大量熱能,然后再用高壓下的水把熱能帶出,在蒸汽發生器內產生蒸汽,通過推動汽輪發電機轉動產生電能,再由電網送到四面八方。

  這就是最普通的壓水反應堆核電廠的工作原理。

  以上這些,算是邢總對我的簡單科普。對核科學,乃至其他具體的學科領域,我完全是隔膜的,也是名副其實的“盲眾”之一。通常,我們習慣于人云亦云,習慣于不做探究和自我思考的夸大或縮小,也習慣于兩極思維或難圓自說的情緒化表達。比如對核工業的認知,很多時候我們只是注重了可能的核事故發生,盡管這種情況發生的幾率非常之小,甚至不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那些飛來橫禍,可還是要盲目地參與抵制,甚至把這種事物的作用說得一無是處,將從事核工業乃至與核有關的人和事,看得一無是處,甚至咬牙切齒,恨不得其不存在,眨眼之間化為烏有而后快一樣。

  科學技術一方面使得我們對這個世界乃至宇宙的發現和認知更趨理性與廣泛;另一方面,則使得人類自覺地產生諸多的由此及彼的聯想和實踐。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指出:在任何慣性參考系中,自然規律都相同;在一個小體積范圍內的萬有引力和某一加速系統中的慣性力相互等效。這種發現,在科學史上當然是開創性的,但其實質又與中國的陰陽學說有著某種相似之處。即,事物都有相對性,或者說,宇宙之間任何物體的存在,都是不斷的平衡運動的結果。

  正如邢繼所說:“科學發展和進步,其本意是為了造福人類,幫助人類更好地認清自己、認清自然,并且利用這種認知讓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生活下去,還要生活得更好,更幸福一些。可是,有時往往事與愿違,至少到目前總是存在著普遍的“兩面性”:在科技不斷進步的同時,人類也在不斷為此付出代價。這不是科技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認識和試圖利用自然規律的過程本質就是如此。盡管有時候對此感到完全無能為力,但人類絕不會停止發展的腳步。只能通過進一步的科學探索,糾正或盡力規避發展過程中的過失。”

  3

  2016年1月16日19:51分,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播出“科技盛典——中央電視臺2015年度科技創新人物頒獎典禮”,其中與屠呦呦等人一起上臺領獎的,就有邢繼。邢繼的獲獎理由是:“邢繼和他的團隊從‘能動與非能動相結合’的創新理念出發,讓中國核電的安全性步入了世界先進行列,也讓我國成為世界第四個擁有獨立自主知識產權的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

  “能動與非能動相結合”、“中國核電的安全性”、“世界先進行列”和“世界上第四個擁有獨立自主產權的三代核電技術”等關鍵詞,構成了邢繼和他的“華龍一號”的形象和實質,也是他作為總設計師,十多年來帶領團隊披肝瀝膽、艱苦攻關的最豐厚的回報,同時也為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品牌支持。

  凡是一鳴驚人,成就非凡的人,開初的道路絕對不會平坦、一帆風順。邢繼說:“這個事情,過程中存在著各種偶然性,如同任何的科技發展,尤其是面對困境和挑戰的時候,我們往往是沒有足夠的把握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做。一個個地克服,一個個地攻關。這也是集體力量和智慧的表現。”

  “華龍一號”是國之重器,更是“中國制造2025”的標志性工程。2015年6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視察時,尤其關注“華龍一號”核電技術。克強總理對邢繼他們說:“你們為我撐腰,我去國際舞臺為你們揚名。要用最高標準、最優質量、最好性價比,提升中國核電裝備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提倡‘中國制造2025’是非常及時的,也符合我國工業現狀和發展要求。我們不能只是做最大的制造地,而要做強的、有影響的制造商。”邢繼說。

  我也知道,這些年來,外國企業在我們的國土上開設了很多的代工工廠。而工廠只是工廠,我們的制造業只能按照圖紙與對方的設計要求,進行復制式的、純機械式的操作。國家工業的真正實力,就是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開創性工業工程設計及設備制造。

  邢繼說:“就拿核工業來說,你沒有,你的國防建設、商用發電,你的企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都會受到制約。有些東西,看起來無形,但它對于一個國家、世界格局乃至維持力量的平衡是至關重要的。”

  我也認為,在我們的這個時代,看起來是朝著大同的方向發展——地球村、全球一體化等進程不斷向前發展。但就目前的世界而言,至少在五十年以內,國家、疆界等等還會存在,并且會不自覺地加固、甚至發生各種各樣的沖突與戰爭。源于資源、文明、科學技術、意識形態,乃至對外太空的探索、發現和利用等,都將更加激烈。正如邢繼所說:“核工業是對國家戰略核威懾力量的支撐,在當今世界沒有戰略核威懾,國家安全就會失去根基,也無法保衛和平發展的環境與成果。因此,和平時期,保持強大的核工業,包括研發與制造能力,不是非常必要,而是不可或缺。在這個方面,國際上走的都是軍民融合的道路。軍用、民用技術的深度融合,使得科技與經濟的發展尤為迅速;市場需求拓寬后對制造業實現不斷升級與持續發展提供了強勁的動力。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著眼于實現強軍夢、中國夢,著重強調了新時期軍民深度融合的時代命題,并將其上升為國家戰略。習總書記指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是軍民融合的戰略機遇期,也是軍民融合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過渡、進而實現跨越發展的關鍵期。’此外,習總書記還指出‘進一步做好軍民融合式發展這篇大文章,堅持需求牽引、國家主導,努力形成基礎設施和重要領域軍民深度融合的發展格局。’這是對中國工業提出的戰略目標,也是將來國家工業發展的根本方向。”

  邢繼的這番話,使得我對軍民融合,尤其是核工業對于國家安全、國家發展戰略和工業發展的意義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的這些話,看起來是一種宣教,但仔細想,其實是非常務實的。一個真正的科學家,他們始終是與國家、民族、人類、世界這些境界與情懷相一致的。正如愛因斯坦在悼念居里夫人時所說:“第一流人物對于時代和歷史進程的意義,在其道德品質方面,也許比單純的才智成就方面還要大。”邢繼說:“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真正在這個世界上獨立存在的,科學家的目標不是研究和制造多少東西,而是怎么樣去造福人類,怎么樣去尋找更契合人與自然、與宇宙和諧共振,研究相互適應與促進的那種能耗低,可以支撐地球和人類長久生存發展的那些方法論及其能夠付諸實施的設備設施。任何的科學家,都不應竭澤而漁。哪怕是對自然和人類有一點損傷,都不是科學家和科學的真正目的所在。”

  4

  邢繼出生于1964年,老家在四川南充。邢繼說,1964年,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在新疆羅布泊試驗成功。他這一年出生,無形中便與核有了某種聯系,算是一種有意思的巧合。南充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江水穿城而過,兩岸河堤翠綠,遠處青山以為屏障。邢繼說:“我是南充高中畢業的。那是一所有著90年歷史,非常好的學校”。 “起初沒想到,這一輩子會和核打交道。高考報志愿的時候,自己也沒有什么主意。不像現在家長,早為孩子們盤算好了一切。”邢繼說他填報的志愿,完全受一個同學哥哥的影響。同學的哥哥就讀于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即原哈軍工。假期回來,見人就說“哈軍工”如何好。而且,還說“第一任院長是陳賡大將。培養的畢業生學生遍及中國各地各個行業,他們當中很多已經成為各軍工行業的領軍人才”等等。說得邢繼腦子里對“哈軍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邢繼說:“那時候,父母對自己未來學業與職業方向的選擇并沒有給更多的指導,一切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再說,那時候,自己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規劃,只要能讀大學,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只是因為喜歡海軍和艦船,我填報了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的船舶工程專業,去了以后,就讀的卻是核動力裝置專業,也算是和海軍、艦艇有了關系。說起來,這輩子,我最喜歡的職業是軍人。沒實現軍人夢,這可能是我迄今為止最大的遺憾。”

  聽邢繼說到這里,我接話說自己當兵26年,老單位在駐甘肅酒泉空軍某基地,旁邊是中國酒泉衛星發生中心。我告訴邢總,我們老單位有好幾個總工程師、司令員、高級工程師,也都出身于哈軍工。還有一位中國工程院的院士。

  邢繼說:“哈軍工確實出了不少人才,也是當時航空航天領域領域最多的。我的那些校友,很多我不認識,但我知道他們的名字。很多時候,人是需要榜樣的。而且,榜樣越是具體,越是鮮活,對人的影響和帶動力越大。”

  可命運是乖謬的,也是無常的。哈軍工畢業之后,邢繼被分到了核工業第二研究設計院——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的前身。那時候的二院,由于國家政策改變,有事業單位轉企,一切都要靠自己了。院里還有許多參與過“兩彈一艇”研制的老專家。這些老人們,在核工程研究設計上摸爬滾打了好多年,研究能力和技術水平相當過硬,但一時間沒了用武之地。那時候,國家改革開放,全國一片沸騰,各種行業迅速崛起。尤其是那些啤酒廠和火電廠,好像雨后春筍,遍地開花。這類的工程設計,對于核工業研究設計專家來說,盡管不能算小菜一碟,但總是輕車熟路,手到擒來。那些年,院里承攬了大多數的啤酒廠和火電廠的工程設計,作為新人,邢繼也跟著老專家全國各地跑,最遠的到石河子、克拉瑪依等地。盡管這個活兒與所學專業相去甚遠,但當時收入還是很好的。

  我問邢繼說:“當年你到這個單位,看到這樣的情景,有沒有后悔,或者覺得了失望呢?”邢繼想也沒想就說:“不后悔。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說實話,那個時候,我學的是核動力裝置專業,并沒有覺得不從事相關專業,有什么不好。”在我的預想當中,一個心懷夢想的大學生,畢業后分配到北京像中核這樣的國企,當然是要有一些優越感,特別是某種來自偏遠地區扎根北京的那種世俗榮耀。可是,邢繼的回答,讓我看到了他內心的一種自在和平衡。也就是說,邢繼這個人,并沒有在乎自己的身份、待遇等等外在的,以及人們習慣了的世俗要求和光環,而是一個能夠在任何情況和條件下,都能夠堅持自我,并且從中尋找自己方向的有心人。

  1987年8月7日,大亞灣核電站正式開工建設。此前,我們有周恩來總理當年親自推動建設的秦山一期工程,它的總工程師是歐陽予院士。大亞灣核電站,是中國首次從國外引進核電技術。法國電力公司(EDF)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家核電企業,在拉丁美洲、歐洲和亞洲擁有較大比重的市場。這個項目的確定,是鄧小平同志1978年會見法國外貿部長弗朗索瓦一行時向外界宣布的,他說:“中國已決定向法國購買兩座核電站設備。”

  按照邢繼的話說,這又是一個巧合。剛畢業分到核工業單位,大亞灣核電站就開工了。當時不覺得與自己有什么聯系,現在想起,也很有意思。那幾年,邢繼跟著院里的老專家全國各地搞火電廠和啤酒廠工程設計等,工程雖小,技術含量也不高,但他也從老專家那里學到了很多東西。邢繼說:“那時候,我們二院有‘八大怪’——所謂的‘八大怪’,是我們院里的八位老專家。其實他們沒什么問題,就是都很有個性,但個個都有真本事、真性情。我那時候年紀小,和他們誰都合得來。老專家們也特別照顧我。每次出差了,搞工程設計了,都帶上我。現在想起來,那些年雖然沒有直接從事核電工程設計,但卻是我最受益、最有成長感的時代。”至今說起來,邢繼還有點意猶未盡。他覺得,那一段的青春年華,對他后來的研究設計尤為重要。

  邢繼說:“是那些老前輩,嚴謹求實的作風,認真負責、敢說敢干的工作態度,從很大程度上熏陶了我,影響了我。”

  時間不久,大亞灣核電站施工需要中國人參與,尤其是核電單位的。核二院有些人去了之后,沒幾天就回來了。有的是被法國老板退回的,有的是受不了菲律賓人,自己主動跑回來的。邢繼也去了,面試的時候,心里非常忐忑。但還好,他的英語過關,留在了大亞灣核電站工作。進入實際工作才知道,法國公司的管理人員下面,還有一層管理人員,多數是新加坡人。中方員工們稱這些在法國企業工作的新加坡人為“二老板”。一開始,邢繼和其他中國工程人員一直受到“二老板”壓制,凡事都是由法國人交代給他們,再由他們傳達給中國人。

  “他們的語言天賦,是令人佩服的。任何民族和國家的人都有其顯著特點,并且會利用這些特點,在國際上占有自己的位置。”對邢繼的這番話,我也深有同感。這也說明,邢繼是非常務實的、客觀的。慢慢地,邢繼發現,其實中國工程人員和法國技術和管理人員的距離,就是一個語言。因為更懂技術,只要我們英語過關,法國人就會愿意直接和我們交流。

  進入大亞灣核電站工作,按照邢繼自己的話說,這是他平生第一次直觀地看到了核電站,也第一次對核電站有了直觀的印象。憑著厚實的專業知識,不恥下問、勤于思考的秉性與懷疑精神,在大亞灣核電站,邢繼很快地與法國人直接對話、討論工程方案。有些時候,法國人直接把圖紙交給邢繼去組織施工,也會把重要工作交給他來做。

  邢繼愛思考,也愛挑毛病,不斷提問題。常常因為工程的某些細節與法國工程人員發生不同看法。這使得法國工程人員非常看重邢繼。“其中有一個老板叫庫托(音),人非常好,對我特別信任,每天都要和我討論技術問題。在他上面,還有一個“大老板”,名字叫麥阿茲(音),在我心目中他是真正的核電專家,也經常把一些重要的工作交給我去完成。多年前,聽說他已去世了。”說到這些,邢繼看起來有些傷感,嘆息一聲,又接著說:“在大亞灣核電站工作的那些年,是我較深入了解到了當時國際上先進核電站的工程設計流程,積累了核電工程設計經驗。這對我以后的科研和工程設計,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5

  “中國核工業有很好的傳統,叫‘四個一切’的核工業精神,這是老一輩核工業人提煉總結的,即:事業重于一切、責任重于一切、進取成就一切、嚴細融入一切。這個核工業精神非常科學,它激勵人,也在要求人,教育人、警示人。它使得我們核工業人時時刻刻都不忘自己是做什么的,應當怎么做,做的過程中注意哪些方面和具體方法。這個非常了不起。另外,在大亞灣核電站,我自己的體會,不僅是真正地參與了核電站的工程建設和施工,更重要的是感受到了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優勢,以及我們核電發展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意識到建立自主核電研發能力對于國家、民族和我們國企的極端重要性與迫切性。”

  以上這段話,邢繼貌似在總結他既往的工作和經驗體會。實際上,這也是邢繼在用心體味和回顧他走過的科技工作之路。但我更感興趣的是邢繼和他的“華龍一號”。

  邢繼說:“你知道,在核電工程當中,有一個名詞叫‘鄰避’,意思是,建設核電站可以,但不要建在我家旁邊。我們在核電站選址時必須要考慮到廠址周邊的環境是否適宜建設核電,這是一套復雜而系統性的工作。核電站的建設周期是非常長的,一般需要5到6年,但開展核電廠選址的論證工作所花的時間甚至更長。主要考慮的還是在此建設核電的安全問題,針對當地的自認環境,如地質地震情況、水文氣象條件、可能發生的各種極端自然災害,以及經濟與社會發展等因素對核電廠,以及核電廠對周邊的影響等等,都要進行仔細的調查、梳理和分析研究,完成廠址安全分析與環境影響評價,確保廠址適宜,這是保證核電安全的重要環節”。

  “核電的安全,是一切核電工程最核心的問題。”邢繼告訴我。“目前國際上新一代壓水堆的安全設計理念,主要有以美國AP1000為代表的非能動安全設計和法國EPR為代表的能動安全設計。所謂能動安全,是在假設事故發生時,主要通過安全系統的水泵供水冷卻反應堆,這些系統要多套冗余設置,以提高安全功能可靠性。而所謂非能動安全,主要是考慮到電廠喪失全部(包括應急)電源的極端情況,這時依靠電力驅動的水泵沒有辦法投入運行,執行安全功能。而非能動安全系統可以不依賴外部電源,僅依靠重力、溫差等提供驅動力就可以維持系統運行,帶走反應堆事故后產生的熱量,可以更好地保證安全。”

  邢繼說這些,我完全不懂。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于是舉例說:“就像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的經驗,比如桑拿浴室里的熱空氣總是向上走,山上的水總在往低處流等等。美國采用的非能動安全裝置,就是這樣的原理。即在反應堆上方,安裝一個巨大的冷卻水箱。一旦發生事故,即使電廠全部停電,也可以利用重力使冷卻水向下流動,帶走熱量,進而達到淹沒并冷卻反應堆的作用。”

  邢繼說,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后,核電廠的安全問題愈加受到重視。地震引發的海嘯,海嘯浪高達14米之多,遠遠超出福島核電站所設置的防波堤。海水直接淹沒了應急柴油機廠房,使得電廠喪失了全部電源,熱量無法帶出,致使福島核電站發生了這一起嚴重事故。

  福島核事故一發生,我們國家第一個作出響應。中核集團也密切關注,成立福島核電站事故應急工作小組,收集事故進展信息,分析原因并作經驗反饋。隨后,國家下令暫停一切核電工程建設(即核電企業熟知的“國四條”),勒令對所有核電設施進行逐一排查。發現安全問題,立即解決;不能解決的,要停止運行。

  這是對我國核電工業的一次嚴厲警示。

  6

  “最開始在研制‘華龍一號’時,我們也想與國際上技術成熟的核電公司合作。其中,找過兩家國際著名企業,但他們提出,要共享我們的知識產權并對后續出口提出一些限制條件。這當然不行,我們覺得,還是要靠自己,才是根本方法。也只有靠自己,才能擁有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中國的核電技術才能走出國門,在國際上與那些核電公司有力地展開商業競爭。依賴他人,終究是缺乏底氣的。再說,中國的發展,必須要走獨立自主的道路,這才是立國之本。2013年,習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就明確提出,要把核電和高鐵作為重要出口項目,加以推動落實。而且,總書記和總理親自做推銷員,在國際上為我們中國核電揚名。”

  “我們的‘華龍一號’是以‘177組燃料組件堆芯’、‘多重冗余的安全系統’和‘能動與非能動相結合的安全措施’為主要技術特征,采用世界最高級別的安全要求和最新的技術標準,符合國際原子能機構制訂的所有安全要求,滿足美國、歐洲的第三代核電技術標準。概括說,‘華龍一號’有四個充分:一是充分利用和結合了我國近30年來核電站設計、建設、運營所積累的寶貴經驗、技術和人才優勢;二是充分借鑒了包括AP1000、EPR在內的國際上先進核電技術;三是充分考慮了歷次核事故,特別是福島核事故后國內外的經驗反饋,全面落實了核安全監管的改進要求;四是充分依托業已成熟的我國核電裝備制造業體系和能力,采用經驗證的成熟技術,實現了集成創新。”

  “‘華龍一號’的主要優勢體現在以下幾個層面:第一,做到了安全性和經濟性的平衡。 “華龍一號”從頂層設計出發,采取了切實有效的提高安全性的措施,滿足中國政府對“十三五”及以后新建核電機組“從設計上實際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質釋放的可能性”的2020年遠景目標,首臺‘華龍一號’國產化率即可達到85%,經濟性與當前國際訂單最多的俄羅斯核電技術產品相比有競爭力,與當前國際上所有的三代主流機型相比具有明顯的經濟競爭力。

  第二,‘能動和非能動的結合’。‘華龍一號’在能動安全的基礎上采取了可以有效地應對動力源喪失的非能動安全措施。非能動安全系統作為高效、成熟、可靠并經過工程驗證的能動安全系統的補充,提供了多樣化的手段滿足安全要求,是當前核電市場上接受度最高的三代核電機型之一。

  第三,可以滿足72小時電廠自治要求。

  第四,使用大容積雙層安全殼。安全殼既要承擔事故情況下內壓的作用,也要承擔廠房外部可能的各種災害作用。我們的“華龍一號”為了達到更高的安全性,更好實現對放射性物質的密封,在研發之初就決定采用雙層安全殼設計,實現內、外殼的功能分離:內殼主要作用是抵御各種事故下及可能的嚴重事故下內部的高溫高壓;外殼主要作用是抵御包括商用大飛機惡意撞擊在內的各種外部災害的作用,保護內殼及其內部結構不受影響。另外,雙層安全殼也可以更好的起到對環境和人員的輻射屏蔽作用。

  所以,我們 ‘華龍一號’的安全性和先進性優勢明顯。無論是對設計基準事故還是嚴重事故,應對手段的多樣性都得到了保證,對海嘯和外部洪水采取有效防范措施,能夠承受大型飛機撞擊,這些都是汲取三哩島、切爾諾貝利和福島所發生的核事故,以及美國“911”事件的教訓而設計改進的。”

  邢繼娓娓道來,我則聽得似懂非懂。對科技,我始終是一個門外漢。但對于科學和科技工作者,我由來敬重。在這樣的年代,只有這些人,才是純粹的,具備境界和情懷的。

  通過邢繼的講解,我大致明白了“華龍一號”的先進性和安全性所在。即,這是一種建立在防范多種風險,尤其是極端情況,比如洪水、海嘯、地震、颶風、外部大型恐怖襲擊等基礎上的先進核電技術。正如邢繼所說:“做核電,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細節,都要作無數的假設。比如,一個管道破裂了,由于水的壓力大,它會猛力甩開,會砸到其他管道。這樣的細節,你得充分預測,并且做好防范措施。用一種鋼箍,把它死死地固定起來,即使它自己破損或失效,也不會導致其他部位發生連帶性的破壞。”

  “‘華龍一號’具有目前人類對核電最高級別的安全防護。但我認為,環境風險始終是存在的。就好比,我們每天出門,也是有風險的。中國每年有十萬人死于這樣那樣的車禍。所謂的安全,也是相對而言的,可以理解為是“可以接受的風險”。只不過是風險的大和小,能不能被接受的問題。我還是那句話,如果有更好的,風險更低的能源可以取代核電,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同時,核電的安全水平也在不斷的提高,風險更低,使我們利用核電不必再付出高昂代價。在人類科技文明發展歷程中,每一步都是冒著風險的。我們的責任就是努力把風險降到最低的限度。”

  邢繼這番話,使得我豁然開朗,先前心里的那些擔憂、懷疑等等情緒煙消云散。邢繼的例子舉的非常恰當。人在這個世界上,安全威脅很多時候不是來自于外部,而是我們人類內部。核電作為一種商業的、促進社會發展,乃至對國防具有根本性影響的科學技術之一,它所承載的也是人類福祉的一部分。我非常贊同邢繼的這句話——將來肯定有比核電更安全的科技產生,接替核的作用和效能,繼續為人類服務。

  7

  追溯核電歷史,還是要從上世紀美蘇兩國說起。當時,核武器已經成為衡量一個國家實力的標志性因素,甚至決定一個國家的尊嚴與安全。1955年1月15日,毛澤東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聽取了李四光、劉杰、錢三強等人的匯報之后,毛澤東高興地說:“我們國家,現在已經知道有鈾礦,進一步勘探一定會找出更多的鈾礦來。解放以來,我們也訓練了一些人,科學研究也有了一定的基礎,創造了一定的條件。過去幾年其他事情很多,還來不及抓這件事。這件事總是要抓,現在到時候了,該抓了。只要排上日程,認真抓下去,一定可以搞起來。”他還強調說:“我們只要有人,又有資源,什么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這是一次對中國核工業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會議,他作出了中國要發展核工業的戰略決策,標志著核工業建設的開始。次年的4月25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我們還要有原子彈。在今天的世界上,我們要不受人欺負,就不能沒有這個東西。”隨后,中國的“兩彈一星”先后試驗成功。

  到70年代,由于石油漲價等原因,引發了能源危機,因此,核電也得到了世界性的發展。截至2017年9月18日,全球在運核電反應堆共448座,總裝機共計39.17萬兆瓦,在建反應堆57座,裝機容量達5.79萬兆瓦。中國大陸已建成并投入商運的核電機組有38臺,累積裝機容量3338.4萬千瓦;在建核電機組19臺,共計裝機容量1993.6萬千瓦。

  追溯中國核電發展,1984年秦山核電站是大陸零的突破,但功率只有30萬千瓦。隨后,又有了以葉奇蓁為總設計師的秦山二期。1996年,在秦山二期基礎上改進的嶺澳二期,實現了中國首座100萬千瓦級核電站的自主化。這也是邢繼擔綱主持設計的,但可惜的是,該技術不具備獨立自主知識產權,不能參與國際競爭。

  在相繼研發了30萬千瓦、65萬千瓦核電機組的基礎上,1999年開始,中核集團開始著手自主“二代+” 100萬千瓦級核電機組(CNP1000)的研發,和將國際上普遍采用的“157堆芯”擴充為“177堆芯”。2008年,國家核電技術公司吸收美國西屋公司第三代核電技術AP1000,中國廣東核電集團有限公司也引入了法國的EPR核電技術。2009年,中核集團審時度勢,進一步提升自主核電的安全目標,在CNP1000的基礎上,繼續開展“具有三代特征”的核電技術CP1000的自主研發。

  邢繼說:“CP1000方案應當也有一些亮點的地方。”邢繼的意思是,要做,就要做的與眾不同,要有自己的特色與過人之處。原設計院院長信天民曾經這樣評價邢繼——“他永遠比一般人看得遠。”如此說來,信院長是了解邢繼的,也是非常看好邢繼的。當然,這一切,都是邢繼在科研當中表現出來的“大器”跡象。

  2011年,邢繼任CP1000總設計師,而他的“177堆芯”、“雙層安全殼”“等設計理念早在2009年就已經定型。可是,萬事不會那么順利。在研發過程中,需要在反應堆廠房里布置將近3000立方米的水。但在廠房內布置這么大容積的水箱實現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邢繼和他的團隊圍繞這個難題,連續加班加點,推算演示,最終確定了水箱布置在安全殼內的方案。

  核電安全沒有國界。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的發生,使得邢繼和他們的CP1000審批及落地受到了阻力。2012年,國務院要求,只有符合三代核電技術要求的項目才能審批,CP1000不在此列。而此時,福清核電站現場負挖已經開工,預計于2012年年底實現CP1000福清五號機組澆灌第一罐混凝土的計劃流產。這對于邢繼來說,是一次莫大的打擊。盡管如此,邢繼說:“我們的目標是做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國家的要求和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盡管遭受了挫折,可也使我們更加堅定地去追求更高目標,為“華龍一號”的成功研發爭取了時間。”就此,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北京核工程研究設計院的副院長宋代勇說:“在受阻的時候,邢總的情緒也有變化,但持續時間很短。振作起來之后,還給我們寬心,說‘這都是暫時的,只要我們技術超前,做得更好,一切困難都是暫時的。’”

  宋代勇說,邢總很有情懷,不溫不火,特別有韌勁。他總是說,做事情,特別是核電工程,不是我們一個集團公司的事情,是家國大事,也是世界大事。其實,我們慢慢地知道,在2012年那段時間,邢總承受的壓力也很大。但他知道自己的目標,以及他在我們這個團隊中的作用。從根本上說,邢總就是我們的帶頭大哥和精神支柱。歸結起來,邢總有四個叫我們特別敬重的品質:一個就是邢總的那種境界。在工作層面,他揮斥方遒,游刃有余,再多的壓力,他也會化解,非常自如。在個人修養方面,他不僅是一個領導,還是一個好大哥,我們從來沒見過邢總發火。遇到問題,無論大小,只要找到他,他一定會給你一個思路,有時候四兩撥千斤,讓人豁然開朗。

  再一個,邢總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總是帶領我們向前奮進。因為他,我們這個團隊,已經超越了利益的局限,一切傾向工作重心,協調一致,愉快合作,正能量滿滿。沒有指責、推諉、停滯不前的現象。大家各司其職,相互促進。

  第三,邢總是一個經常自加壓力,追求完美的人。邢總不僅是核電工程專家、“華龍一號”的總設計師,而且還是一個畫家。他曾經說,如果做不好工程師,他就去做畫家。其實,邢總一直沒有放棄畫畫。他有一幅畫,畫的就是我們“華龍一號”。在“華龍一號”研發過程中,邢總總能適時把握工程進度,兼顧到安全性、先進性和技術性,每一步都做到完美無缺。或者說,直到再也找不出任何紕漏才暫時放手。如果有一天,邢總忽然提出某些已經確定了的問題,那么,他一定是又忽然發現了什么。

  宋代勇說:“2015年,邢總讓我當設計經理,這么重的擔子,我有點發怵。因為自己沒有現場經驗,怕耽誤了工程的進度。邢總對我說:‘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有什么事情,我們一起來商量解決。’盡管如此,宋代勇還是忐忑不安。他說,起碼有一年時間,他沒有睡好覺。整個人都處在了一種高速運轉的狀態當中,有時候,凌晨三四點還在想問題。有時候,一覺醒來,就再也睡不著,腦子里滿是問題和下一步的工作。有一次,在上電梯時候遇到邢總,邢繼笑著勸解宋代勇說:‘放松下來,見招拆招,總會遇難成祥,不要自己把自己搞緊張了。你絕對能行!’”

  事實上,邢繼也是這樣的,他似乎每時每刻都在思考問題。在采訪中,邢繼說,遇到難以克服的問題,他總是在想。有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朦朧睡意之中,腦子突然靈光閃現,他急忙爬起來,找了一張紙,畫了出來。沒想到,按照他這個思路,問題得到了解決。邢繼說:“這些年來,遇到問題,就會不自覺地反復去想。可也奇怪,總是能夠找到解決辦法。這也說明,辦法總是比困難多,確實是一個經驗性的真理。”

  8

  現任中國核電工程公司核工程院科研管理部副主任的毛喜道告訴我說:“邢總這個人非常嚴謹,也非常和藹。他是我哈軍工的學長。我有幸加入‘華龍一號’團隊。邢總為我們提出了‘四個意識,一個觀念’。‘四個意識’就是危機意識、創新意識、主動意識、合作意識;‘一個觀念’就是大局觀。”

  毛喜道說,這些年的工作,都是在邢繼“四個意識,一個大局”中開展的。這話看起來很空,其實一點都不空。這些年來,核電行業競爭很厲害,僅國內就有中核、中廣核、國核技等;國外的,法國、美國、俄羅斯,實力也都很強。“華龍一號”能不能研發成功,對中核集團和我們工程公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危機意識,沒有生存的危機,人就會變得懶惰。在實際工作當中,每個人必須要有擔當精神,主動開展工作;每個部門每個人,應當做什么,怎么做,都要自我限定和明確,更要相互通氣,相互配合,這就是邢總說的合作意識。工程設計,不僅僅是本單位的事情。僅僅供貨商,就有幾千家,涉及的工人有幾十萬人。沒有合作意識,工作就步步艱難,處處被動不順。耽誤時間進度不說,還會影響質量和效益。做工程設計,難免產生利益牽扯,如資金和工作量等等,進而會產生推諉現象。如果沒有大局顧念,僅僅站在本位主義上,是很難做好事情的。任何人做事情,都要站在整體層面去考慮,才能確保人人心無雜念,形成合力。

  現任“華龍一號”電氣儀控設計經理的余淼快人快語,一坐下來就說:“啊呀,說我們的男神啊。”我一時沒有明白過來,愣了一下。余淼呵呵笑說:“我們的男神就是邢總。在‘華龍一號’團隊中,一提起邢繼,我們這些女同志就叫他男神。有一次,我帶著女兒去零點餐廳吃飯,碰到邢總。我女兒就問我:‘嘿,那不是你們的邢總嗎?咋和電視上的不一樣了呢?’這也有可能,因為,聽說上電視的人,都會化妝,化妝后看起來比較精神;而在生活中,邢總事情太多太累,看起來有點疲憊。”說到這里,余淼又呵呵笑。

  余淼還告訴我,邢總一人兼任了30多個組的組長。每次看到相關通知和文件,但凡有邢繼的名字,她們電氣儀表這邊的人就會說:“哎呀,兼任這么多組長,把邢總累壞了咋辦?”余淼說:“凡是有邢總主持或者參加的會議,我們都特別愿意參加。”說完這些題外話,余淼正色說:“反正啊,邢總這個人特別厲害。我們這邊的工作每推進一步,我都要用郵件向他匯報一下。我的意思是,他了解進程就可以了。誰知道,每封郵件邢總都要回復。他這種精神和作風,叫我們這些人很感動。”我也覺得,邢繼這個人,身上似乎有無窮的力量。

  “以前任何一個會議,沒有兩個小時,絕對不行。現在一個會,也就半個小時,最多40分鐘就結束了。為啥呢,是在我們‘華龍一號’之初,邢總就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協作體系與工作流程。以前,各個專業和部門各管各的事情,遇有交叉的業務,也都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工作很混亂。再說,我們和廠家的矛盾也很難調和。這個矛盾不是其他方面的問題,而是我們希望廠家工期有節點,因為每一項設計和零部件制造,都要不斷改進,要達到最佳設計方案,才能投入生產。廠家那邊,則希望工期短,他們多賺錢,也省人力物力。這件事反映到邢總那里。邢總說,你們可以把自己需要的,與其他部門和專業交叉的所有問題和途徑,以及對設計和設備的要求等,都捋一遍,形成一個明晰的模板,然后再跟廠家協調。就這樣,現在我們‘華龍一號’所有專業和部門,都有了自己的技術體系與需求明細。各部門,各專業,包括和我們合作的廠家,一切工作都順風順水,簡單而又方便,科學又高效。”

  宋代勇還說,“華龍一號”研發成功后,還要通過國際原子能機構等權威機構的安全認證,才能走出國門。有一次,他們出國參加認證會,到飛機上,才發現邢繼左膝蓋積水,腿走路時只能直著,不能彎曲。邢總知道,這次會議他不能缺席。到達之后,住在簡陋的房間里,一伙人坐在床上、沙發上,對答辯和論證各個細節,都進行了嚴密推敲。當時,邢繼就坐在一個木椅子上面,與大家討論,最終拍板。當他疼得呲牙咧嘴的時候,只好用藥來抵抗。有的同事看不過去,就去給他揉揉肩膀,拍拍背。

  這種情景,讓人眼眶濕潤。這也說明,邢繼以他自己的努力,使這個團隊也十分出色。在國際原子能機構通過安全認證,標志著“華龍一號”拿到了國際通行證。從國家層面說,建設好“華龍一號”是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關于中國核電“走出去”戰略、“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舉措,也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的具體步驟。

  2014年8月21至22日,由國家能源局、國家核安全局牽頭,組織我國43位院士和專家,對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三代核電“華龍一號”總體技術方案進行評審。專家組一致認為,“華龍一號”成熟性、安全性和經濟性滿足三代核電技術要求,設計技術、設備制造和運行維護技術等領域的核心技術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是目前國內可以自主出口的核電機型。專家組建議,盡快啟動示范工程。

  2015年5月7日,“華龍一號”示范工程——中核集團福清5號核電機組正式開工建設。作為中國核電“走出去”的主打品牌,“華龍一號”在國內首次落地意味著我國核電“走出去”已進入“造船出海”時代。“‘華龍一號’示范工程的建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意味著我國已經進入了世界先進核電水平的第一個陣營,也是我國從核電大國向核電強國邁進的重要標志之一。”

  另據2016年11月10日南方網報道說:“2015年10月21日,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和英國首相卡梅倫的見證下,中廣核與法國電力公司證實簽訂英國新建核電項目投資協議。中廣核牽頭的中方聯合體將與EDF共同投資興建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HPC項目),并共同推進塞茲韋爾 C(SZC項目)和布拉德韋爾B(BRB項目)兩大后續核電項目,其中布拉德韋爾B項目擬采用中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

  之所以命名為華龍,寓意“中華復興,巨龍騰飛”,面世后成績不凡。2015年2月4日,中國、阿根廷兩國政府簽訂《關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設壓水堆核電站的協議》,計劃使用“華龍一號”方案。

  2015年8月20日,作為中國向巴基斯坦出口的 “華龍一號”中最早開工的項目,卡拉奇核電站2號機組澆筑下了第一罐混凝土。卡拉奇2號核電機組也因此成為全球第二個開建的“華龍一號”核電項目。

  2015年12月16日,“華龍一號”防城港3號機組獲得核準。12月24日,機組正式開工建設。

  2016年3月17日,由中核集團和中廣核集團按照50對50比例共同出資的華龍國際核電技術有限公司正式揭牌成立。業界認為,華龍國際正式運作,將為“華龍一號”技術融合發展及市場開拓注入更強大的動力,促進“華龍一號”在國內批量化建設,并在更多國家和地區落地。

  2017年7月3日《中國青年報》題為:《“華龍一號”打破核電“首堆必拖”魔咒》的報道說:“當全球在建的三代核電機組相繼陷入拖期的‘泥潭’中,我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核電‘華龍一號’成功打破了核電領域‘首堆必拖’的魔咒。2017年5月25日,‘華龍一號’全球首堆示范工程——中核集團福清核電5號機組提前15天精準完成吊裝。5萬多臺(套)設備、165公里管道、2200公里電纜,上千人的研發設計團隊、5300多家設備供貨廠家、近20萬人先后參與了“華龍一號”項目的建設。‘華龍一號’技術正走向世界,我國已經與20余個國家建立合作意向。其中,英國的布拉德維爾B項目將采用‘華龍一號’技術,這是中國自主核電技術首次進入發達國家。”

  9

  “華龍一號”的成功,使得中國核電正式躋身于國際大市場,為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有力支撐。這些迅速而驕人的成績,是邢繼和他的團隊十多年臥薪嘗膽的結果,是中國科技工作者在新的歷史時期和國際市場背景下,進行的一次完美起跳。

  說到成績,邢繼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他說:“凡事都有一個過程”。邢繼說,“起初,我也只是二院的一個普通工程師。‘秦山二期’工程設計時候,倪武英院長非常認可我,讓我做一組組長,即一個技術室的室主任。后來又到‘二期辦’當助理,做總工程師。這才使得我有機會把自己學到的東西派上了用場。當時的條件很簡陋,并且對這些完全陌生,就連怎么搞好技術管理、怎么出圖紙,都不太明白。”

  當務之急,是建立和完善技術管理體系。

  邢繼參考了成功的企業現代管理制度,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管理辦法。從技術管理的內容、原則、方法、措施、責任、制度等方面進行了厘定和規范。但接下來的問題是,技術人員業務陌生,導致了工作遲緩,甚至出錯。有一次,一位設計人員拿來一張圖紙。邢繼一看,覺得不對,但一時又看不出哪里不對。邢繼發現,這根高溫管道的結構支架上有問題,就問那位設計人員,你們查過分析報告沒有?那位技術人員愣了一下,把分析報告拿來之后,才發現一組數據少了一個“0”。

  邢繼說,科技工作,一環扣一環,環環相扣,一環有問題,整體就不成立。當然,凡事都要一個過程。在邢繼的帶領下,從秦山二期、嶺澳二期到“華龍一號”,他和他的團隊日趨成熟,并且形成了強有力的科技研發團體。余淼還說:“這周三,是我們‘華龍一號’第43次專項會,很簡短,問題逐一提出,然后解決。我覺得吧,高層就是指方向的,領導就是要有擔當。在工作當中,有了邢總拍板,我們的壓力和糾結就小了很多。遇到難題,比如打報告之類的,邢總會簽字。他這樣一帶動,上下一心。我們干活做事更有力量。因為,方向是明確的。有邢總在,我們覺得再苦再累也都愿意。關鍵是,干活有成效,工作有進展,研究設計方面,啥樣的難題都不怕。因為我們后面,站著帥哥邢繼!”

  余淼的這番話,讓我忍俊不禁。也覺得,一個男人,能夠有如此的魅力,團結和帶領一個團隊“攻城略地”,登臨高峰,當然是另一種能力。也就是說,邢繼不僅是工程設計專家,他的領導能力也是非凡的。余淼還說,在邢繼的組織領導下,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實現了研究、設計、采購一體化運作。她還強調說:“邢總對我們‘華龍一號’來說,總是起到‘畫龍點睛’‘風生水起’的巨大作用。可以說,邢總就是我們團隊的靈魂!”

  與余淼相比,毛喜道和宋代勇則覺得,邢總是一個非常儒雅的領導,從不見他著急發火,更不會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哪怕是天大的事情,邢繼還是一派從容。余淼、宋代勇和毛喜道的一番話,讓邢繼在我的腦海里瞬間生動起來。他們還說到,為了工作和工程研發,邢繼在生活中有各種趣事,當然也有對不起愛人、孩子的一些細節。這使我想起,采訪邢繼的時候,邢繼說,有一年春節,他在施工現場,妻子帶著兒子來看望他。傍晚,他陪兒子和愛人在正在建設的核電廠周邊散步,斯時,天空烏云堆積,霞光流瀉而下,使得整個核電廠有了一種奇幻的味道。這時候,兒子突然叫了一聲。起初,邢繼也以為兒子有點害怕,安慰了他之后,就再也沒提。數日后,他在兒子的作文本上看到一篇文章。兒子寫道:“爸爸做的‘那個東西’,很壯觀,很美,我為爸爸感到自豪。”兒子作文中所謂的“那個東西”就是氣勢宏偉的核電站。

  邢繼說,目前,世界上德國的反核呼聲最為強烈,他們國家的核電站已經計劃于2022年全部關閉。不僅如此,他們還在全國各地,安裝了放射性監測裝置。可是,法國一旦發生核事故,德國是跑不掉的。他還強調說:“核電是目前對環境最友好的發電技術,除此之外,我們還沒有找到它的替代品。可是,我們有時候談核色變,造成莫名的恐慌。說明我們在核電科普和公眾宣傳上做的很不夠,法國是目前核電占比最高的國家,他們在核電宣傳上做得很到位。前面已經說過,在法國,建造一座核電站,選址面臨公眾接受的困難遠比建造一座飛機場更小。”

  在整個采訪中,除了談技術,談“華龍一號”和他的團隊,說得最多的,就是核電安全問題。從談話當中,我能感覺到,邢繼的內心深處,還有著一種更為隱秘的情緒。這種情緒,一方面來自于人們對核電不分青紅皂白的誤解和指責,另一方面,他還有著更大的夢想。正如邢繼自己所說:“科學是無止境的,核電技術和核電安全也是無止境的。就目前而言,核電無疑是最清潔的能源之一,安全上也是有保障的。當然,我們渴望有更安全和清潔的能源被人類發現并利用。但在此之前,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通過技術創新,讓核電在技術上更先進,經濟效益更高,安全上萬無一失。因為人類發展需要更多的清潔能源。況且,在目前情況下,核電的發展不只是企業的利益,而且惠及更多的人。核能對于國家的發展,尤其是科學技術和其他方面的發展,都是不可或缺的。”

  采訪完畢,我忽然想到,沒有和邢繼照張相,實在是很遺憾的。我也從內心覺得,邢繼這樣的人,盡管他獲得了無數榮譽和贊揚,但最能打動人的,是他那種天性中的韌勁與寬容,還有家國情懷與仁愛之心。

排列5开奖结果